一罐孜然✨

鹤婶
鹤相关只接受乙女
墙头众多,本命一个
律茂/米尤/马场林/毒埃
社障
不是高冷
写文只是为了自我满足
以上

极速摸鱼小段子

自我满足产物

没啥质量

随便看看就好


++++++++++++++++++++++++


死亡周二。

满课。

上午期中考试。

明明之前还被来纠音的学姐夸奖过,一考试,站在老师面前,就大脑一片空白。虽然最后还是得了个中等水平的成绩,但这显然不符合她对自己的期望。

下午,体测。

明明来了例假,但是因为延期会很麻烦,她还是跑了八百米,跑得欲仙欲死。

好不容易挨到了晚自习,觉得可以听听歌休闲一下,然而,英语老师要补之前因为外出开会而落下的课。


终于,结束了忙碌难熬的一天,她回到宿舍,开始享受每天最开心的活动——吸鹤ball。


打开刀乱界面,处理完每天的公务后,她把近侍换成鹤,用手指轻戳着他的胸口,半开玩笑半撒着娇地抱怨着:“今天真是丧得一批,需要鹤ball亲亲抱抱,才能重新振作起来……”然后,她和往常一样以一串无意义的痴汉笑结束了这段单方面的对话。


女生寝室里例行的嬉闹结束后,她爬到上铺的床上,抱着手机啃了两粒鹤粮,然后迅速入睡。


夜半。

被定错的手机闹铃惊醒的她一脸无语的睁开眼,赶紧爬下床把桌子上的手机按掉,然后彻·底·清·醒·了。

“今天真是衰爆了……”

为了不吵到舍友们,她索性走到阳台上,再次打开刀乱,准备刷个鹤ball的放置语音听听。然而,前几秒还在手机界面里的鹤丸,就在她一个跑神的当口,消失了。

“What?!这什么见鬼的bug啊,我家鹤ball呢?!”她用气音惊呼,差点气炸。

突然,鼻尖被飘飞的小花瓣蹭到,紧接着就感受到一个人在背后抱住她,从肩膀搂过来的手搭在她胸前,那白得发光的手和手上戴着的除了耍帅没什么卵用的熟悉手套彰显了这个人的身份。

“哟!被我这样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到了吗?”鹤丸毛茸茸的脑袋抵在她的颈窝,耳语着。

她瞬间丧失全部语言能力,只觉得自己的左耳被他吐出的热气熏得滚烫,这热度沿着血管一直传导到心脏,然后理智炸成烟花。

“鹤——”她的尖叫刚吐出半个音,就被身后的鹤丸用手捂了回去。

“嘘——真是吓到我了!你小声点啊,你的室友可还都在睡觉呢。”

“不……你……这……怎……”她一个劲儿地想仰头转身看他,脑内CPU正费力地运转着,试图重启语言系统。

可是鹤丸却紧紧地抱着她,并不给她回头的机会,只是语调轻快地继续在她耳边说着:“你不是说要我亲亲抱抱才能振作吗,我就来帮你实现愿望了啊~”说罢,就在她的耳垂处烙下一个轻吻。

她彻底放弃思考,只觉得脸红的要爆炸。

“好啦,午夜的魔法要到时间啦。总之,要好好振作起来啊主公,明天说不定又会有愉快的惊吓呢~”

她仿佛刚从梦中惊醒,在鹤丸松开她后,立刻转身,却只看到那双噙着笑意、闪着微光的金色双眸逐渐消失在夜色中。


翌日清晨。

她缓缓从睡梦中醒来,自嘲自己居然做了这么少女心的梦,然后元气满满地迎来了新的一天。

殊不知在她打开的手机上,刀乱界面里鹤丸那一成不变的立绘,嘴角突然上扬了几分。


“这可不是梦哟,主公~那今晚,我要怎样才能充满惊吓地登场呢?”

评论(4)

热度(14)